首页 | 长沙岳麓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发展研究中心www.ipcreator.cn
游客,欢迎您!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平台资讯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美国麻省理工创新创业模式揭秘,谁在引爆产业集群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20/1/6 10:51:07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一个产业集群的兴起 背后通常会有一个引爆源

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无疑是全球产学研结合最成功的一个组织。在科学研究领域,MIT的校友、教职工及研究人员中,共产生了9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;而在产业发展领域,由MIT校友创建的公司,至今仍活跃的有3万家,2014年报中提到的营业总收入约为1.9万亿美元。可以对比的是,在2018年全球top10的经济体中,排名第九的巴西GDP为1.91万亿美元,紧随其后的加拿大GDP为1.73万亿美元。

这与麻省理工的建校宗旨有关,MIT注重实用性和可行性,关注现实世界问题的解决,一直践行着“知行合一”的传统。“理论顶天,实践落地”,150多年来也几乎从没有变过。这其中,创新机制发挥了关键作用,而创新与创业又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军方在创新中的作用

二战是人类高科技高潮的一个引爆点:大量基础研究成果与工业生产得以紧密结合。苏联卫星首次上天以及随后激发的美国阿波罗计划实现成功登月,都是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的里程碑时刻。在二战期间,MIT就已经与军方开始娴熟的合作,建立了美国大学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合作研发实验室:MIT辐射实验室,它被誉为战争史上最大的合作研发机构,并成功研制出雷达。在其鼎盛时期,全美国20%的一流物理学家都集中在此。二战之后,MIT辐射实验室自身开始实现裂变,建立了电子研究实验室、核能和国家林肯实验室。正是这些得到国家资助的实验室,使得MIT成为电子学、微波物理学和核物理学的领头羊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美国产学研的合作之中,美国军方发挥了独特的作用。在芯片、半导体的发展早期,只有军方才是这些高科技的用户。MIT校友创办的雷神公司,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军工巨头。而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雷神公司开始就制造供雷达使用的磁控管,后来才生产整个雷达系统。

根据《软件工程通史》作者的统计,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,军事和国防的软件应用数量,占据了整个市场的50%;还有38%是为科学研究服务的。当然,那时候的科学研究也基本上是为国防服务的。可以说,工业软件产品就是美国国防部一手扶持起来的。同样,电子产业、半导体等诸多产业,都是如此。

这些合作,让军方十分熟悉如何驾驭高校的资源。也解释了为什么在美国,不需要有科技部和工业部这样的政府机构。美国国防部在科技创新和工业领域与大学的合作几乎是天衣无缝。

军方不仅仅是提供了资金,更重要的是它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国防需求和具体的应用场景。没有这些特殊的市场需求以及从预研到型号研制全过程的资金支持,基础研究成果很难最后被打造成实用的产品,再雄心勃勃的创新计划也常常会半途夭折。

产业集群为何会发生?

一个产业集群的兴起,背后通常会有一个引爆源。

环波士顿的128号公路两旁的高科技产业集群,成为上个世纪高科技产业集群崛起的典范。正是麻省理工学院起到了引爆源的作用。作为打开小型计算机的大门的先行者,DEC公司是最为典型的代表。创始人奥尔森在麻省理工林肯实验室工作的时候,就参与了军方旋风计算机的设计。随后,DEC研制成功了世界上第一台小型机,率先掀开了计算机大众化过程中的第一个巨浪。成功的公司本身就是吸引一切的最强大磁场。DEC的故事激励了一批MIT的科学家和闻讯而来的创业者。根据《MIT创新课》一书,在1951年128号公路初建的时候,这里只有MIT实验室出来的几家科技型企业。1979年,MIT周围已有300多家企业;1980年该地区中档计算机销售额为260亿美元,占全美销售额的34%。许多都是新公司。产业蓬勃发展的背后,主角自然是大学。

五分之一原则

是否允许大学教授通过服务社会获得额外收入?这在美国高校原来也有很大争议。但MIT早在二十世纪初,就开始鼓励教授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。为了避免这种行为影响教学工作,校方采用了五分之一的原则,就是允许教授一周内有一天的时间做与教学和科研无关的工作,其余工作日则必须为大学尽义务。这一原则,后来被美国各高校广泛采用。

从科学家到创业者

在麻省理工的剑桥区,肯德尔广场已经成为生命科学的创新密集区。而在2008年的时候,这还只是少数人的一点想法。2009年这里开始启动“创新大本营”的计划。十年过去了,这里已经长成为一个独特的医药生态系统。因为邻近MIT,而MIT有着顶尖的生物工程实验室和研究人员,这无疑是它最大的优势。《波士顿环球报》曾如此形象的描述肯德尔广场,“就像一颗跳动的心脏,而MIT就是主动脉”。提起主动脉,就不能不提一个产学研一肩挑的传奇人物,他就是MIT的兰格教授。作为美国工程院、科学院和医学院的三院院士以及最年轻的科学家,他拥有1300项专利,有400多家公司通过专利转让获得兰格的授权。兰格同时还是一个创业狂,创立了大量的企业,独具企业家精神,与资本合作非常愉快。

良好的创新生态

MIT有一套成熟的科技成果转化机制,它不是一个政策,而是一个生态系统。正如《MIT创新课》一书所述,MIT把创业流程分为七个阶段,在每个阶段,都会有专业化的辅导机构在悉心指导,构建了一套较为成熟的“孵化器体系”。

不忘初心

MIT创立的初心,正如其校训中所寓意,就是培养手脑并用的精英人才。它的创始人认为透过教学与研究并且专注社会上的实际问题,是培养专业能力的最好方法。100多年来,专注实际问题、通过实验进行学习已经成为学校的信条。这大大增加了技术的实用性和创新成功的概率。

小记

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发展的征途中,中国大学需要证明自己是一支重要力量。大学自身的创新之路,也是一个永恒的话题。中国制造要进化,需要官产学研用各方协同参与。中国大学,在中国走向制造强国的征途上,更要有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,改革不合理的考核体系,积极投身国民经济主战场,在推进中国制造业提质升级、支撑中国经济迈向中高端的历史进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MIT的创新教育和创新机制设计值得中国大学借鉴。

【版权声明】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“知识自动化”,原载2019年12月瞭望周刊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ipcreator.cn/industry/5354.html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